宁夏固原实施交通扶贫走笔

发布日期:2019-04-15 浏览次数:
宁夏固原实施交通扶贫走笔

  山高沟深,植被稀少,十年九旱——“苦瘠甲天下”的宁夏固原,曾被称作“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这里是革命老区、民族地区、集中连片的特殊困难地区,是一个备受党中央关怀的地方。在新中国成立的70年里,这里通过一场场实打实、硬碰硬的扶贫鏖战,成为了中国减贫道路的积极践行者。
 
  正如2016年7月,总书记视察宁夏回族自治区时说,“固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谓脱胎换骨,出乎意料,觉得很震撼,增强了我们打赢脱贫攻坚战的信心。”打赢脱贫攻坚战离不开交通道路的支持。从2014年启动“四好农村路”建设至今,固原全市新建农村公路5015公里,累计投入建设资金50.2亿元,是“十二五”时期的1.2倍。5年来,全市新增农村公路1520公里,新增硬化路1460公里,路面铺装率由26.1%提升至32.6%,新增通路自然村1246个、通硬化路自然村1150个。
 
  一条条晴雨通车的硬化路,成了农民脱贫致富的“康庄道”。经过多年来的不懈努力,全市农村贫困人口由2012年底的44.8万人减少到2018年底的4.5万人,减少40.3万人;贫困村由624个减少到24个,减少600个;贫困发生率由2012年底的35.2%下降到3.7%。固原地区下辖的隆德、彭阳、泾源3县也于2018年具备了贫困县脱贫退出的条件。
 
  畅通脱贫路,老区气象新。党的十八大以来,固原进入了减贫力度最大、农民收入增长最快、农村面貌变化最大、群众幸福感和获得感最强的时期,正阔步向着2020年同步实现全面小康的目标奋力冲刺。
 
  没有路,愁坏了多少贫苦户 
 
  “低头坎,抬头山,山区脱贫苦无路。”黄土高原上的固原地区,曾长久与贫困二字联系在一起。没有路,则是贫困发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固原市彭阳县白阳镇白岔村,就是因路而贫的典型例证。据了解,在2015年没有修路之前,白岔村户籍总人口756户、2503人,其中常住人口371户、1315人,全村共有建档立卡贫困户175户、648人,近半数村民在贫困线下徘徊。
 
  “原来都是土路,坑洼不平,雨雪天气出不了门,种点粮食、采些药材什么的都运不出去,山区农民守着金山银山受穷……”住在大山沟里的白岔村村支书王志权告诉记者,和白岔村绝大多数的村民一样,他从出生起就没有离开过白岔村这片土地。“不是不想出去看看,是以前的路实在太难走,折腾不起。”
 
  靠天吃饭不是长久之计,作为一个极度缺水的地区,遇到土地收成不好的时候,连自给自足都不够,几十年来村民们常常为温饱发愁。为此,村里也想了很多办法。但是泥泞的土路和坑坑洼洼的碎石路好像一道屏障,阻滞了车流、物流,也阻断了村民脱贫致富的脚步。
 
  “在以前,好多村民娶不上媳妇,外村的姑娘不愿意嫁过来,道路闭塞让娶亲成了老大难题。”王志权说。
 
  修通公路,脱贫致富,成了白岔村祖祖辈辈的共同梦想。
 
  脱贫路,正在通往贫困村 
 
  从2015年开始,白岔村踏上了修路的征程,截至目前,全村共修建了22公里的水泥路,几乎家家户户门前都通上了公路。白岔村到彭阳县城的通车时间由原来的1个多小时缩短为现在的十几分钟。
 
  “以前也想修路,最大的困难就是没有钱。现在村里新修的22公里的路段,全都是财政给的钱,平均每公里要花费80万到100万元,政府支持得很!”王志权说。
 
  据固原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李志达介绍,为了解决老百姓出行难问题,全市不断加大资金投入,凝聚力量提升农村公路质量。自2016年以来,全市3年整合扶贫资金24.5亿元,用于农村等级公路和巷道建设,涉及贫困村256个,为贫困村出列、贫困县摘帽奠定了基础。
 
  有了资金支持,村民的干劲更足了。提起修路,村民曹会利说:“(我)印象特别清楚,是在5月,拓宽路基的挖掘机和铲土机开到了我家门口。我特意从县城打工的地方请了一天假回来,和丈夫一起拿着铁锹、锄头,看到机器没有弄平整的地方,就自己上去平整好。村里还有许多和我一样赶回来的人。路修到家门口了,我们必须要参与其中。”
 
  白岔村的修路只是彭阳县公路建设的一个缩影。截至2018年年底,彭阳县等级公路总里程已达2634.8公里,其中农村公路2388.7公里,全县715个自然村实现道路硬化或砂化目标,建制村全部通硬化路,通客车率达100%。
 
  路修好了,摩托车、小汽车、大卡车开进来了,小米、大豆、中草药源源不断运出去,以往出行难、上学难、农产品销售难等问题迎刃而解,白岔村活了!
 
  路修好了,投资商也来了。“村里1900亩的土地流转出去了,每户人家平均9亩地,每亩地100元的流转费全归村民所有。”提起这事,王志权笑得合不拢嘴,“土地虽然流转给了彭阳县壹珍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但还是由村民们自己来种。大家基本都愿意为该企业种植中药材,每亩地还可以额外获得300多元的劳务费。”
 
  每亩地流转费加上劳务费也才不过400元左右,为何村民会如此积极?王志权的一番话解答了记者的疑惑。
 
  “我们这地方常年干旱缺水,有时连续几年庄稼都颗粒无收,种地风险太大。”他说,这种“靠天吃饭”的地理条件迫使村里超过半数的村民外出务工,村里剩下的都是“老弱病小”的贫困户,土地没有人种,渐渐荒芜。
 
  “路修好了,企业才愿意来村里流转土地。流转土地的大多都是贫困户,或因身体条件限制,或因担心种地赔钱。现在种地风险由企业承担,荒废的土地生了钱,钱不多村民也乐得开心。”王志权还透露,今年村里要和企业签订庄稼收购合同,村民又将增加一笔喜人的收入。
 
  白岔村的变化,让800多名曾经背井离乡、外出打工的村民回来了。他们种起了中药材,办起了农家乐,全村人均收入从2015年的3000元增加到2018年的9000余元。全村贫困人口也由原来的175户、648人减少到现在的3户、10人,贫困发生率降至0.4%。
 
  “村民解决了生计问题,企业找到了更好的原材料来源,一举多得,谁都开心。”壹珍药业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韩万里说。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