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处的脱贫“突围战”——来自青海玉树囊谦县的一线调研

发布日期:2019-08-08 浏览次数:

  光明日报记者 李慧 尚杰 张燕 万玛加

  驱车行进在青海玉树巴塘草原的214国道上,一座座风景各异的大山从两侧掠过,高耸入云的垭口和山脊、攀绕于半山腰的柏油路,诠释着海拔高和距离远给这片土地带来的发展障碍。高寒、缺氧、基础设施滞后、公共服务不足,让囊谦成为深度贫困的代名词。

  发展机遇和资源优势并存——这里是三江源自然保护区腹地,曾是玉树历史上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历史上茶马古道、唐蕃古道、古盐道的重要节点。

  现实困难和脱贫挑战巨大——这里南接横断山脉,北临高原主体,境内大小山脉纵横交错,山高沟深、环境恶劣、地处偏远、交通不便的自然条件让囊谦成为脱贫攻坚战的“坚中之坚”。

  几年间,这片高原发生了哪些变化?在脱贫攻坚中又面临哪些困惑?记者为此进行了一线调研。

  产业发展后劲从哪里来——

  产业园建起来了,后续营销管理需要新思路

  位于囊谦县城东南部的扶贫产业园,两座高大的厂房拔地而起。厂房一侧,投资900多万元的现代化研发中心已经建成。展示中心大厅里,青稞制品、黑陶工艺品、藏香、藏酒、民族服饰……各种产品独具地域文化特色。

  “产业园于2017年建成,目前已有12家企业入驻,共生产6大类产品,对特色产业的发展和带动脱贫起到了关键作用。”囊谦县扶贫局副局长桑周介绍。

  囊谦县吉曲乡山荣村古陶器遗传工程中心就是其中的一个入驻企业。“原来,遗传中心设在距离县城近百公里外的山荣村,产品运销不便。搬到产业园,生产储藏条件好了,产品外销也更加便利。”山荣村古陶器遗传工程中心负责人才交仁曾介绍。

  拉坯、晾晒、修整、压光、绘制,22岁的白玛央措学习黑陶技艺已有五年时间,她和弟弟一同在产业园从事黑陶制作工作。“每天早九点上班,晚七点下班,月收入在3000到4000元。”白玛央措说,藏黑陶制作技艺不仅是囊谦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瑰宝,也是当地手工艺人重要的生计来源之一。

  而在黑陶制作技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白玛群加看来,囊谦黑陶产业要实现更好的发展,不仅要注重技艺传承,更需要创新产品设计。

  “囊谦的黑陶产品已经在业界小有名气,多次参加国内国际比赛并斩获大奖。我们制作黑陶不仅是为了发展产业获得回报,而且是要把这项民族传统文化传承下去。”白玛群加说。

  和白玛群加有着同样想法的是43岁的企业负责人才丁。一看有外地人来,他连忙迎接,递名片、推销产品。

  这位囊谦县尕羊乡迈麦村的致富能人,注册成立了一家地方土特产公司,目前以生产藏香为主。“现在开发有6个品种,大小型号的都有,还有专门的礼品套装,以及车用的香包、香囊。产品质量没的说,就是市场仍有待开拓。”才丁说。

  “目前扶贫产业园的企业以农民专业合作社和中小型企业为主,缺乏龙头企业带动,产品创新能力不足,设计包装营销人才匮乏成为制约产业做大做强的重要因素。”桑周分析说,正是这三大因素导致产业园面临产业选择难、对外销售难、后续发展难的问题。

  有了产业,脱贫才能有根基。为促进特色产业发展,2018年囊谦县全县产业扶贫项目总投资2亿元,重点实施了以到户产业、旅游扶贫、生态畜牧业发展和特色农业为主的产业项目,受益群众3万余人。

  “然而,在目前群众的增收结构中,大部分依然来源于国家政策支持。让产业做大做强,还要依靠创新的思路、高水平的人才、先进的管理经验来推动,为农业注入现代科技力量,为产业发展构建科学体系支撑。”囊谦县扶贫局局长郭晓荣说。

  教育扶贫难题如何破解——

  不仅要“有学上”“有教师”,还要“上好学”“教得好”

  一边是悬崖峭壁,一边是滚滚江水。车在泥泞的土路上爬行,从囊谦县城出发一个多小时后,记者到达了囊谦娘拉乡中心寄校。

  教学楼、宿舍楼整修一新,澡堂、卫生室、标准化操场正在建设中。“目前学校的硬件设施比较完善,除了本地区的学生,还吸引了西藏地区的100多名孩子就读。”33岁的校长尕玛土丁说,在乡里任教10年,近几年是学校硬件设施改善最快的时期。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