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客机失事:乔伊德:稳定对外金融要把握对外经贸形势跟地缘变化

发布日期:2019-06-12 浏览次数:

  新浪财经讯 6月7日消息,东北财经大学、中国留美经济学会主办的东北财经大学“第五届星海论坛暨中国留美经济学会2019会长论坛”今日在大连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为经济政策与金融稳定的新挑战,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乔伊德出席论坛并发表演讲。

伊朗客机失事:乔伊德:稳定对外金融要把握对外经贸形势跟地缘变化

  乔伊德表示,我觉得稳定对外金融要做到四个注意:第一注意跟稳定国内金融相结合,对外金融依赖于国内金融,国内金融不稳定对外金融也稳定不了;第二跟金融供给侧结构改革相结合,因为现在还是我们间接融资占80%,这个要改变,通过供给侧改革,发展资本市场以后对外金融也就会更稳定,对外冲击抵抗力会比较大;第三跟金融进一步开放要相结合,虽然有风险,金融还是要急剧开放,另外,稳定对外金融要注意把握对外经贸形势跟地缘动态变化。

  以下为演讲全文:

  首先非常感谢东北财经大学跟留美经济学会邀请我参加这个会议,我说的感谢是真心的,因为前面参加的人都有头衔,我是没有什么,当然我参加留美经济学会比较早,86年第二届在哈佛开的时候我就加入。我今天发言题目是根据今天大会要求,是经济政策和金融稳定的挑战,所以我的题目是在新形势下如何稳定对外金融。

  首先我讲一下当前金融行业面临新形势。有三点,第一,当前我国金融业面临的新形势,我国经济开局良好,但下行压力仍旧很大。第二,我国金融业将进一步开放,将进一步融入全球进否体系,增加了对外部波动的敏感性。第三,中国美国贸易战升级会金融行业带来负面影响和不确定性。我的发言是前面各位发言的补充,我讲带来不确定性,带来负面影响我们怎么应对,他们讲的比较全面,我讲一个侧面,就是讲稳定金融当中的稳定对外金融,这跟早上很多人的讲话是一个补充。

  我讲的所谓对外金融相对于国内金融而言,主要是指汇率、跨境资本流动、国际收支等等。下面我想从四个维度来分析怎么稳定对外金融。

  第一个维度是汇率和跨境资本流动,关键词是监控和合理。要让市场起主要作用,让汇率保持在一个合理的区间。当然大家知道自从贸易战升级以后我们国家人民币汇率的贬值受到了很大的压力。下面一个表是德意志银行一个汇率策略师的估算,如果美国增加Tariff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从不加Tariff,他估计人民币汇率大概6.34,设定了很多不同的场景,人民币会贬值到什么程度,最严重的场景就是全部中国出口商品美国都加25%的Tariff,认为人民币可能会贬值到7.93,这里面就出现一个问题,国内争论的比较多,要不要保7,两种意见。一个认为要保7,7是一个很关键的口,不保7资本会大量外流,会进一步贬值,引起外汇储备下降。另外一种观点认为这不过是一个连续数字的一个数字,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我仔细分析了背后的逻辑,我可能采取一个折中的想法,我认为整数跟一般的数还是有一些不同的意义,特别是在外围市场上,整数是有一些心理的含义,心理含义在外汇市场上是起作用的。所以,如果我们不动用外汇储备,央行讲讲话,能保持在7那我想也不是坏事。但是,这个不能固定化,固定化以后让市场知道了,等于给他们投机说上了无形保险,另外不能用大量外汇储备保7,这是完全没有任何意义的。这里面就涉及到汇率还是不是宏观审慎工具,答案是明确的。因为我们在欧债危机的时候,像希腊这些国家,国际收支出现很严重的问题,它们没有办法。它们不能把自己的货币贬值,当时出现很多议论,要恢复到原来的货币,当然汇率也是宏观经济跟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所以对于汇率要有这样比较全面的看法,在不动用外汇储备情况下,能保住7不是一个坏事,但是不要把这个事情看成非常绝对化。

  对于跨境资本流动,大家知道2016年以来,我们国家加强监管,我觉得这个是有必要的,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通过中国美国贸易战大家进一步意识到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意义,货币如果成为储备货币,在国际上面就处于比较有利的地位,但是国家货币要成为储备货币有很多条件,其中要允许资本自由跨境流动,就是资本帐户要全面开放,现在又不能全面开放,因为外部环境是比较险恶,所以监控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是不要影响正常金融往来,这是我讲第一个维度。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