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金融否定佛系时代

发布日期:2019-07-11 浏览次数:

6月19日,腾讯宣布腾讯投资并购部两位负责人,林海峰和李朝晖升任公司副总裁。

林海峰将接替过去长期负责腾讯金融业务的赖智明,出任腾讯金融科技业务负责人;而李朝晖未来将负责腾讯投资并购部;赖智明将转而担任腾讯推动发起的香港虚拟银行Infinium Limited董事长职务。

这是发生在腾讯总裁刘炽平所领导的部门的人事调动,其中投资业务是过去几年腾讯内部最为“狂飙猛进”的部门,每年对外投资都达到千亿人民币规模,以至于外界甚至出现质疑“腾讯投行化”的声音。

而赖智明领导下的金融业务则常年给内外部以“佛系部门”的感觉,相较于国内最大竞争对手蚂蚁金服动作频频,腾讯金融科技业务这两年并未能发展出更多核心业务,反而更像后端支撑部门。

为微信支付、消费信贷、金融云等在前端打拼的更多是内部兄弟部门或微众这样的兄弟公司。去年内部调整后归属进金融部门的互联网证券产品,也没有能跟得上外部先后IPO的富途、老虎的步伐。

在这次调整中,由最为激进的腾讯投资业务负责人,替换成为腾讯金融业务新的负责人,除符合腾讯去年930大调整后新的干部任免制度外,也意味着腾讯金融业务告别过去的“佛系低调”时代。

腾讯需要金融业务站出来承压

由于游戏行业政策等原因,第三方机构预测今年中国将失去最大游戏市场地位。这也使得利润高度依赖游戏产品的腾讯,自去年中就开始面临压力。加之宏观经济因素必然影响腾讯另一大广告营收区块,腾讯今年的压力其实有增无减。

这个时候,就迫切需要腾讯金融业务站出来。作为拥有国内事实上最大第三方支付平台——微信支付的腾讯,其实一直未能兑现其发展金融业务的潜力。其金融业务就像躲在企鹅背后的大象,其实也是早晚要站出来的。

在解释腾讯金融换将的原因是,刘炽平明确提到金融业务迎来“发展机遇期”。刘炽平表示,腾讯金融科技平台在支付、理财、证券、区块链等多个板块上都有很多创新发展机会。

有趣的是,最近腾讯CEO马化腾也在朋友圈中评论西方社交巨头Facebook发行数字货币时指出:技术不是问题,就看监管是否允许。

这意味腾讯金融业务将一定程度改变过去低调保守的发展策略。在今年Q1财报中,腾讯开始将云计算和金融科技部分的收入单独拆分出来,而不再归属进“其他”收入中。

数据显示,2019年Q1,腾讯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同比增长44%至人民币218亿元,在腾讯Q1总收入中占比为25%,为腾讯第二大收入区块。由于腾讯云计算业务每季度目前贡献的收入大概为几十亿人民币规模,实际上这块收入大部分是由金融相关业务贡献的。

但这部分收入目前的问题是利润率不够高,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的收入成本高达72%,距离真正赚钱还比较远。另外,腾讯金融科技与蚂蚁金服一样,其业务稳定性都很容易受到政策影响。比如在今年Q1,腾讯完成将移动支付备付金全部集中存管,这部分影响到年收入被认为在几十到上百亿规模。

腾讯征信的发展,也因为政策等原因走一步停一步,只能看着蚂蚁金服天天在红线内外来回。

所以,尽管腾讯发展金融业务的潜力巨大,条件也很好,但想把这事真正做成还是需要一番努力和胆识的。也因此,腾讯选择在“大干一场”前调遣在投资业务证明过自己的林海峰来负责金融业务,由做风险投资的高手来管控业务风险。

金融业务换将背后,是对佛系时代的否定

尽管所有人都知道腾讯发展金融业务的潜力巨大,外界也习惯于将腾讯金融科技与蚂蚁金服进行对标。但实际上由过去Q币背后支撑部门“财付通”发展而来的金融科技业务在腾讯内部一直不是个强势部门。

其真正崛起源自于微信支付的成功,真正由金融业务自己发展起来的理财通也被认为是借了微信流量的红利,而总规模也不及支付宝。

在腾讯既有金融业务发展策略下,腾讯金融业务短期内也很难有如同蚂蚁金服一样独立发展的机会。微信支付在最快速上升期的直接负责人,微信支付总经理吴毅后来也选择加入过去同事创办的金融创业公司。

同时与另一位港籍高管刘胜义一样,赖智明也是在腾讯内部比较多被吐槽的高管。也是在腾讯930前后被替换最重要的业务高管,此前刘胜义卸任腾讯OMG事业群负责人,转而担任腾讯广告主席。赖智明前往Infinium Limited任职,实际上也是从腾讯发展前景最好的业务离开。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