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债牛扩容 中国债市已成价值洼地

发布日期:2019-07-12 浏览次数:

  今年以来,全球债市收益率重回2016年低位,负利率债券规模创出历史新高,“零下俱乐部”不断扩容。面对海外债市“大联欢”,基本面韧性足、政策面定力强,致使中国债券利率下行有限,但也显著提升了中国债券性价比。机构认为,相对更高的收益率,让中国债券成为了全球市场上的“香饽饽”,外资流入或可化解供给压力,推动债市收益率继续下行。

  “负利率阵营”持续扩容

  7月3日,标普500指数和道琼斯工业指数携手再创新高。股市无疑是当下金融市场上耀眼的明星。然而,债券市场风头也不弱,今年全球市场其实上演的是股债双牛行情。

  自2018年四季度以来,全球债券市场便掀起新一轮上涨,债券收益率水平转为下行。当前全球债市收益率正靠近2016年低位,部分国家收益率甚至跌破纪录低点。以代表性的美债收益率为例,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于2018年11月初一度突破3.2%,创2011年5月以来新高,但随后升势戛然而止,并从3.2%上方调头急跌,到今年6月末跌至2%,本月初已轻松跌破这一整数关口,较去年第四季度高点下行超过120个基点。目前,10年期美债收益率已跌至2016年11月水平。

  全球债券收益率的低点是在2016年6、7月份创出的。当前,美债收益率水平距历史低位已不远。部分欧洲国家国债收益率则已跌穿了2016年的大底。拿欧洲的领头羊德国的国债来说,7月3日,该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至-0.38%,已较2016年7月低点低出14个基点。此外,法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已跌至-0.11%附近,2016年最低时则为0.09%。

  在全球债市收益率纷纷向着2016年低位靠近的时候,一些国家的长期无风险债券利率已落入负值区间,“零下俱乐部”不断壮大,尤以欧洲国家为甚。最新例子是比利时和瑞典。英为财情的数据显示,7月2日、3日,比利时、瑞典10年期国债收益率先后跌破零值,“喜提”负利率。不光是欧洲,日本国债收益率亦普遍处于“零下”,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于7月1日最低跌至-0.167%,再创历史新低。据不完全统计,目前10年期国债收益率处于负值的国家至少有9个,分别是丹麦、奥地利、德国、日本、比利时、法国、瑞典、瑞士和芬兰,其中收益率最低的是瑞士10年期国债,约只有-0.65%。

  海外债券收益率频创新低

  机构指出,全球债市收益率之所以在2016年创出新低,当时除全球经济和通胀低迷、货币政策宽松之外,触发性事件是英国脱欧。当时英国公投决定退出欧盟,给全球经济增长带来巨大不确定性,避险情绪驱动全球债券收益率创出新低。2018年四季度以来,全球债市收益率重新走低,有着类似的宏观背景。

  年初以来,全球经济出现增长放缓迹象。税改效应减弱后,美国经济内生动能趋弱,经济放缓的可能性上升。美国供应管理协会最新公布的6月份制造业PMI指数已跌至2016年10月以来低位。另外,美国就业数据也开始走弱,5月份新增非农就业人口甚至不及预期的一半。值得一提的是,从5月下旬开始,美国3个月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再现倒挂,并持续至今。从历史上看,3个月与10年期美债收益率倒挂是经济衰退的良好前瞻指标。不光是美国,全球PMI都在走低,一些增长势头不如美国的经济体甚至出现了更明显的放缓势头。

  随着经济增长压力加大,全球货币政策重新转向宽松的动力也在增强。在欧洲央行向市场释放宽松信号后,美联储在6月议息会议的表态也强化了市场对其降息的预期。从利率期货隐含的利率预期来看,市场甚至认为7月份美联储肯定会降息。

  经济增长放缓,货币政策取向逆转,这些都与2016年时颇为相似,为债市收益率下行提供了理由。全球贸易形势的反复变化,则充当了当下债市收益率挑战新低的催化剂。

  彭博数据显示,到今年6月份,全球负收益率债券总额已达到12.5万亿美元,超过2016年高位,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中金公司(港股03908)固收研究认为,今年全球利率再创新低的概率在上升。

  中国债券性价比凸显

  在这一轮海外债市上涨浪潮中,我国债券市场却掉了队。

  2018年第四季度以来,我国债市收益率虽有所下行,但下行幅度相对有限,特别是今年4月份出现一波明显的上行。虽然5月以来债市收益率重新走低,但至今仍未回到一季度低点水平。从中债到期收益率数据来看,目前10年期国债收益率约为3.16%,较3月份低点高出10个基点。与2016年低点相比,则要高出50个基点以上。在上一轮全球债市收益率创新低的时候,我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最低跌至2.64%。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