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质量不高歧视仍存 修法能否改变现状?(2)

发布日期:2019-08-13 浏览次数:

  “有的专业需要用到仪器设备,但这些设备不仅数量太少,而且过于陈旧,难以满足学生需求。操作课的时候,三四个人用同一台仪器都很常见。有时候仪器坏了,老师就让我们看书。”张文说。

  除了硬件设施,软件设施也是职业教育的软肋。

  尽管教育部一再强调要充分重视和强化职校的实训环节,但在大多数的职业学校,实训教师依旧是屈指可数。在江苏扬州某职校工作的李阳告诉记者,现在招聘教师都是教育局统一进行考核,学校无权过问,招聘来的教师大多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学历是有了,但是实训指导能力明显不足,这些教师与职校实训岗位的特殊需要严重脱节。

  与此同时,高离职率让本就缺乏实训经验教师的职业院校“雪上加霜”。对于这一点,张文深有体会,“仅在第一个学期,就换了三个班主任,我都已经习惯了”。

  “学生难管、外出培训机会少、待遇低、年轻教师看不到发展空间,是离职的主要原因。”李阳说。

  除了校内教学问题,校外培训方面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前不久,渤海理工职业学院学生实训,却被安排到欢乐谷“扮鬼”一事闹得沸沸扬扬。该校机电系学生在鬼屋“扮鬼”、景区餐厅内上货打杂,经贸管理系学生在小卖部卖烤肠、检票安检。对此,校方称此次实训属“模块化教学”。

  有的职校随意安排与专业不相关、不相近的实习岗位,有的职校把学生当成廉价劳动力“出卖”给企业……不规范的校外培训屡见报端。

  周洪宇指出,由于职业教育法对法律主体的责、权、利没有明确的规定,对于法律责任的规定更是空泛,因此导致不规范校外培训等问题频发。建议在法律中作出规定,应当结合实际情况,建立职业教育执法责任监督制,健全和完善师生处分和申诉制度、教育行政复议和仲裁制度,保证职业教育法律法规的贯彻实施。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实习实训是职业教育重要一环,需要校方认真设计,投入相应精力和经费。在监管方面,主管部门要督查职校实习内容和效果,可以探索设立职校黑名单制度,将有违规实习行为的职校列入黑名单,每年招生时对外公示。

  市场导向设置专业

  “小龙虾学院”设立之初,不仅遭受了社会的调侃和质疑,还被教育部点名批评。当时,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相关负责人指出,一些职业院校不从专业目录当中选取专业,搞一些奇葩专业,要注意防止这种倾向,“有的学校开设了龙虾专业,不能够这样……专业的设置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是有科学性的,不能够误人子弟”。

  面对批评,校方称自己并不违规,因为他们开设的并不是“龙虾专业”,而是专业目录上的烹饪工艺与营养、餐饮管理和市场营销专业,只是将烹饪小龙虾作为重点。

  今年,当初不被看好的“小龙虾学院”成功证明了自己。对于这一结果,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潜江市市长龚定荣并不意外。

  龚定荣说,“小龙虾学院”是个实实在在的饮食文化学院,是在产业发展基础上应运而生的一个学院,培养的人才也是实实在在的人才。为了确保课程的合理,还聘请了长江水科所的院士来指导教材编撰。

  龚定荣指出,产业发展有各个方面的需求,比如种植养殖、餐饮加工等。因此需要一大批青年人才,同时还要为将来产业发展培养领军人物。

  近日,人社部发布《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这一报告显示,目前我国正在运营的电子竞技战队(含俱乐部)多达5000多家,电子竞技职业选手约10万人,还有大批半职业、业余电子竞技选手活跃在各种中小规模电子竞技赛事的赛场上。

  电子竞技的高速发展带来企业对电子竞技人才的巨大需求,许多职校纷纷关注并积极申报,在近几年陆续增设电竞专业。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