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格勃科技情报窃取与成果不成正比

发布日期:2019-04-13 浏览次数:
克格勃科技情报窃取与成果不成正比

冷战时期,克格勃在针对“主要对手”搜集其军事、工业科技情报方面取得的成就,远比在向美国政府系统进行渗透方面取得的成绩要大得多。

【说谍】克格勃科技情报窃取与科技成果的不成正比,其形象的衰弱

前克格勃间谍相机,被伪装成8mm摄影机

​1963年,原克格勃第一总局科技情报处被升格为T局(后为第十六局)。

T局的多数任务都是由前苏联军事工业委员会下达,该委员会负责监管前苏联的军备,所有武器的研制和生产,拥有4500个军工企业。对于美国武器装备和先进技术实在是垂涎欲滴,只要是美国军事科技方面的, 前苏联军事工业委员会 一律下达命令予以取得。

【说谍】克格勃科技情报窃取与科技成果的不成正比,其形象的衰弱

2016年12月19日去世的原军事工业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弗拉基米尔•柯布罗夫

60年代初,前苏联军事工业委员会下达的任务中的90%都是针对苏联的“主要对手”的。

那些年克格勃窃取的美国科技情报包括:

1.飞机和火箭技术。

2.涡轮喷气发动机(通用电气公司内部的情报‘鼹鼠’)。

3.幻影式战斗机。

4.核研究成果。

5.计算机。

6.晶体管。

7.无线电电子器材。

8.化工和冶金方面的技术成果等。

【说谍】克格勃科技情报窃取与科技成果的不成正比,其形象的衰弱

当代幻影式战斗机,图文无关

克格勃的解密档案指出,在美国的克格勃科技情报间谍(并没有介绍多少他们所窃取到的情报的细节,列出的名单只是其中很小一部分)取得相当业绩的有:

1.斯塔里克和鲍勃(又名博格),在美国空军里从事研究工作的科学家。

2.乌尔班,在休斯顿的M.W.凯洛格技术公司从事管理,此人从1940年起就为前苏联情报部门工作。

3.贝格,高级工程师,斯佩里-兰德公司(通用自动计算机公司)

4.威尔,化学品制造商,联合碳化物公司

5.费尔克,生化和石油联合企业,杜邦公司

6.乌萨克,纽约阿普顿区布鲁克哈文国家试验室,从事核能、高能物理和电子方面的研究工作的。

7.诺顿,生产电子、通讯和国防装备的美国无线电公司

【说谍】克格勃科技情报窃取与科技成果的不成正比,其形象的衰弱

美国无线电公司(RCA)昔年高管背影,图文无关

随着冷战的不断升级,克格勃原来在意识形态上的盟友,美共的人员不断在减少,而且其包括及其同情者越来越难像二战时期那样接触到克格勃最需要的高科技绝密情报。

在资本为上的国度,金钱往往是攻心最尖锐的武器。事实上,克格勃在美国招募的许多科技情报间谍很多就是为了钱。

【说谍】克格勃科技情报窃取与科技成果的不成正比,其形象的衰弱

 

60年代中期,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了两个唯利是图的克格勃间谍:

1.在国际电话电报公司下属的一个为美国战略空军司令部做秘密工作的机构里任职的约翰.布坚科。

2.提供给克格勃有关导弹及核武器的情报的威廉.惠伦上校。

1963年,纽约情报站就向莫斯科总部提供了114份、共7967页科技情报类秘密文件,非秘密文件30131份,共181454页,以及71件最新技术“样品”和其他情报。华盛顿情报站也向莫斯科提供了秘密文件共37份(共3944页),非秘密文件1408份(共34506 页)。

当然,不能忽略的是,有些具有重要价值的美国科技情报还来自克格勃在其他北约国家的情报活动。其中最重要的当属计算机技术方面。彼时,前苏联的计算机技术远远落后于西方国家。

【说谍】克格勃科技情报窃取与科技成果的不成正比,其形象的衰弱

早期的计算机

​1953年,前苏联生产的实验机BESM-1曾被一位西方专家认为是当时“一台不错的计算机”,它的运算能力高于西方1951年生产的UNIVAC-1型计算机。而苏联1959年开始生产的BESM -2型计算机的运算速度却只有美国1955年生产的M-7094型计算机的三分之一,1959年生产的IBM-7090型计算机的十六分之一。

由于巴黎统筹委员会(由北约成员国和日本组成的禁运委员会)禁止向苏联出口先进技术产品,从西方合法进口的计算机比苏联自己生产的先进不了多少。

60年代苏联弥补与西方在计算机技术方面的差距的努力在相当程度上要依靠克格勃活动。

60年代全世界使用的计算机中有一多半是国际商用机器公司(IBM)生产的。克格勃得到的绝大多数计算机技术情报便是来自于此。

【说谍】克格勃科技情报窃取与科技成果的不成正比,其形象的衰弱

本世纪,IBM曾研制的‘沃森’超级机器人,图文无关

​克格勃记录中,潜伏在国际商用机器公司(IBM)中有个重要的棋子,克格勃‘鼹鼠’阿尔瓦尔

阿尔瓦尔,法国国籍,出生在沙俄。与大多数‘金钱主义’的美国科技情报间谍不同,他是一个老牌的克格勃特工,为前苏联效忠是信仰驱使,早在1935年便被前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发展为特工。

50年代时期,他是国际通用机器公司设在巴黎的欧洲总部的高级职员。

1958年,他因其突出的情报业绩而被前苏联授予红旗勋章

60年代初,阿尔瓦尔为克格勃驻巴黎情报站收集了许多关于美国晶体管制造技术方面的情报,根据克格勃档案的记录,这些情报不仅提高了苏联生产的晶体管质量,而且使苏联大规模生产这种产品的时间提前了一年半。他们还提供了关于计算机网络系统方面的情报,这些技术后来被苏联国防部下属军工部门所仿制。

直到70年代退休前,阿尔瓦尔始终为克格勃工作。退休后,除了通用机器公司给他的退休金,克格勃还每月支付其约300 美元的养老金。

【说谍】克格勃科技情报窃取与科技成果的不成正比,其形象的衰弱

昔年西方科技人员

​除了阿尔瓦尔,克格勃还在国际商用机器公司(IBM)内招募了一个日耳曼人作为科技情报间谍(代号:孔)。

从1960年到1966年,孔为克格勃购买了价值12万4千美元的禁运材料和样品。

在1961年和1962年,美国大使馆因为他购买这些器材而两次对他进行了讯问,但每次他都能给出令大使馆满意的答复。和阿尔瓦尔的动机不同,孔为克格勃工作主要是出于报酬的丰厚。他得到的佣金从原先的10%,后来增加到15%。严格的来说,他其实是一个国际科技情报贩子。

孔后来为联合国服务,去到了更多国家,也获得了更多的科技信息。克格勃方面先后为他派遣了12名上线联络员,可见其重要性。

【说谍】克格勃科技情报窃取与科技成果的不成正比,其形象的衰弱

国产电视剧场景,图文无关

1982年,克格勃才中断了与他的联络,这时的孔已经退休一年。在此之前,克格勃通过人力和非人力渠道(如死信箱)共与他联络多达150次。

1964年起,克格勃巴黎情报站另在美国得克萨斯工具公司驻欧洲单位,安插了一个间谍(代号:克洛德),其业绩不详。

但是!前苏联的军工科研部门向最高层汇报,很多时候发现,即使获得了情报(包括工业样品),但使用这些从‘主要对手’的企业(绝大多数都是美国国防合同企业)搜集来的科技情报,比费心获取这些情报困难得多。

【说谍】克格勃科技情报窃取与科技成果的不成正比,其形象的衰弱

 

​1965年,前苏共政治局批评说,总是要迟两到三年的时间苏联产业界才能开始利用窃取来的科技情报。即使是克格勃窃取来的计算机技术,在发挥最好作用的时候,也不过使东西方在这方面的差距不会继续扩大,而没有有质量的追上脚步。

在今天,重读冷战史,以及前苏联暴露出来的种种问题,可以清晰的看见,造成差距的原因并不在于前苏联缺乏伟大的科学家和数学家。

【说谍】克格勃科技情报窃取与科技成果的不成正比,其形象的衰弱

有关冷战的一些书籍

​1968年,加拿大的一名专家曾有这样的认识:“每一位了解苏联计算机科学家的西方人都能证明他们能力出众,对这个领域的知识有非常透彻的了解。”

而实际中,前苏联的计算机工业依然长期落后,主要是计划经济体制中没有克服的陋病所造成的,虽然前苏联科学家同样具有世界一流的水准,而克格勃也收获了大量的科技情报,但苏联的技术创新总要受制于繁琐而且反应迟钝的官僚体制。

例如,下达科技情报命令的军事工业委员会应该分担不能有效地利用从西方窃取的科技情报的责任,可是它并没有这样的勇气与担当。相反,时任军事工业委员会主席斯米尔诺夫则不停的指责克格勃未能提供足够的科技情报,以供军事工业委员会下属机构来研究分析。

1965年4月,斯米尔诺夫在致安全委员会主席团主席谢米恰斯特内的信中,说道:“军事工业委员会2至4年前给克格勃下达的最重要的科技情报任务中有一半没有完成。”

【说谍】克格勃科技情报窃取与科技成果的不成正比,其形象的衰弱

前苏联安全委员会主席团主席弗拉基米尔.叶菲莫维奇.谢米恰斯特内

谢米恰斯特内则在回信中反驳称:“克格勃已经采取了措施来满足军事工业委员会的要求,”而且同时他批评斯米尔诺夫低估了搜集美国科技情报的困难。并且指出英国、法国、日本和西德都在科学技术方面日新月异的进步,并且不要忽略围绕着这些国家对拥护它们的其他国家,为了共同利益,以及意识形态上的同盟团结,这些技术先进的国家往往会援助落后的国家,哪怕是在这些国家中建造的基地里。

在以后的几年里,克格勃开始将针对美国的科技情报间谍,纷纷派遣到了阿根廷、澳大利亚、巴西、丹麦、芬兰、印度、以色列、黎巴嫩、墨西哥、摩洛哥、挪威、瑞士、土耳其、阿拉伯联合共和国和第三世界的一些国家。

【说谍】克格勃科技情报窃取与科技成果的不成正比,其形象的衰弱

前克格勃训练课场景

​尽管斯米尔诺夫克格勃提出了批评,但实事求是的说,克格勃在六十年代,搜集科技情报方面还是相当成功的。连斯米尔诺夫自己也承认,几年的时间内,第一总局就完成了军事工业委员会下达给它的一半任务。

前苏共中央并不这样看待,与二十年前的巨大成就,前苏情报机构通过两个不同的间谍窃取到了原子弹研制计划,这个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科技机密,还从另外几个间谍那儿获得了重要的有关原子能的情报相比,克格勃在检讨自己60年代所取得的成绩仍有许多让人沮丧的地方。

【说谍】克格勃科技情报窃取与科技成果的不成正比,其形象的衰弱

 

​二战结束前后,打入罗斯福政府重要部门的大多数克格勃间谍都是出于意识形态原因而为苏联工作的,他们被斯大林领导下的前苏联的神秘形象所吸引,勇敢善战,从农奴制一下子跨入大工业时代,整个国家激昂有利。这就是世界上第一个工农政权、开创了建设新型社会主义社会的道路。

然而在冷战时期,前苏联的这个光辉形象在西方中青年心中,即使在美国最为激进的群体中也渐渐褪色。那些战争时期为了实现自己理想而从事情报工作的群落,逐渐被唯利是图的‘主动上门者’和国防工业巨头内部那些愿意出卖自己企业机密,以此来获取高额回报的、腐败的雇员所取代。

【说谍】克格勃科技情报窃取与科技成果的不成正比,其形象的衰弱

冷战古巴事件中,描写赫鲁晓夫与肯尼迪漫画

​用意识形态的宣传,招募和发展有理想、有抱负的间谍的黄金时代显然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虽然克格勃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它确实是事实。

而且,即便在东方阵营中,前苏联老大哥的形象也开始有了褪色。由于赫鲁晓夫的刚愎自用,以及习惯性的颐指气使对伙伴国家的不尊重,在亚洲,前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中最大的伙伴,中国,产生了离隙。整个六十年代,中苏之间都在辩论和责难中度过。前苏联对中国的制约甚至超过了西方的封锁。

【说谍】克格勃科技情报窃取与科技成果的不成正比,其形象的衰弱

 

​1969年,中苏交恶到了最高峰,双方在乌苏里江的珍宝岛和新疆的铁列克提发生大规模武装冲突。

前苏联克格勃的间谍活动有了另一个重心,针对中国。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