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微商牽出億元“美容”黑市

发布日期:2019-05-16 浏览次数:

原標題:小微商牽出億元“美容”黑市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在追求顏值的時代,以注射、無創或微創為主要手段的微整形受到越來越多愛美人士的青睞,其中玻尿酸和肉毒素類產品是整形美容領域中頗受歡迎的整形針劑。然而,在“美麗經濟”迅速崛起的同時也潛藏著不少陷阱和危害。

近日,浙江省慈溪市警方破獲一起特大網絡銷售美容假藥案,成功抓獲42名犯罪嫌疑人,採取刑事強制措施42人,搗毀運輸假藥國際通道2條、假藥倉庫6個,扣押美容針劑數萬支,價值數百萬元,凍結涉案資金20余萬元,總涉案金額高達1億元。

微信號裡挖出巨大銷售網

2018年年初,慈溪市公安局接到線索稱有人在微信上銷售沒有批文的美容整形類藥品。民警偵查發現,這個微信號的所有人孫某不時通過微信向一些“美容工作室”和個人提供玻尿酸或肉毒素。

“好貨有。”“快來預定吧。”線上,孫某是使勁在朋友圈裡吆喝的“微商”,線下,她則經營著一家水果店。孫某說,因為不用囤貨,也不用收發件,隻需要在朋友圈裡發發廣告,這樣的賺錢模式很讓她心動。雖然知道玻尿酸等產品有問題,但孫某覺得自己沒有實體店,只是在網上轉發,警方查不到自己,便安心在朋友圈推銷這批“物美價廉”的產品。民警通過深挖發現,孫某的年銷售額在幾萬元左右。

“根據經驗判斷,孫某應該只是一個二級代理商。”慈溪市公安局治安大隊民警陸珂玨告訴《法制日報》記者,為了捕捉“大魚”,他們沒有打草驚蛇,而是順藤摸瓜,繼續向上偵查,很快,一個巨大的銷售網絡浮出水面。

民警發現,這整個銷售團伙體系比較復雜,涉案金額十分巨大,人員遍布全國,作案手法十分老到。

通過大數據分析,警方初步判定了幾個發貨倉,這些倉庫大多隱藏在居民樓中,有的將貨物囤在家中,有的則是放置在小架空層裡。在對北京倉的偵查中,一名40多歲女子進入了民警視線,而她並不在警方掌握的線索中。民警一邊加強對其他幾個發貨倉的偵查,一邊對這名叫王某的女子進行深挖,很快,王某給了警方一個大驚喜!她身后有一個大型源頭倉庫,她不僅是倉庫管理員,還是主要發貨員,銷售網絡遍布全國。而王某平常使用的兩張銀行卡,一年的流水就達上億元。

6大倉庫扣押美容針數萬支

經過前期的充分偵查,50多名民警奔赴6大倉庫所在地展開統一抓捕行動。去年7月3日晚,一聲令下,民警沖入倉庫,收繳了大量無批文的美容整形類藥品,逮捕10多名倉庫管理員。經審訊,嫌疑人交代,這一銷售網絡的貨源大部分來自香港或韓國,因為產品沒有批文,大多是通過人肉帶回,最終匯總至倉庫,並通過快遞發至全國。

“有些人把藥品裝入食品或玩具盒,通過這個方法來逃避監管。”陸珂玨介紹,韓國、香港各有一個源頭倉庫, 下轉第二版

上接第一版 源頭倉庫的管理員會根據下面分代理的要貨需求對美容整形類藥品進行轉移,之后再由分代理進行銷售。

王某身后是韓國倉,她可以說是此案所涉韓國產品的國內總代理。專案組民警對王某實施抓捕時,她剛完成一批產品的打包。王某的家是三室一廳,其中一個房間裡滿滿堆放著大批韓國產的玻尿酸、肉毒素等美容整形類藥品,而所有產品都沒有批文。

現場搜索中,民警發現了一本記錄著一個多月發貨量的賬本。在這一個多月裡,王某共發送出36829盒產品,最多的時候,一天要發3000多盒。

而王某下面的代理,多的時候一次性要貨一兩千盒。除了大批量將產品郵寄給分代理,王某還承接了不少零散客戶的業務,大多是20盒左右起送。因為物流打包都是由她完成,有時候忙起來,王某還會喊家人一同幫忙打包。客廳就是快遞打包場所,快遞單、打包盒等隨意散落著。

假藥大多流向“美容工作室”

打掉倉庫源,專案組民警掉轉槍頭,開始著手對下游的代理以及“美容工作室”人員展開抓捕。

去年8月到10月,10位專案組民警馬不停蹄,陸續奔赴全國各地,搗毀“美容工作室”20多個。

20多歲的周某是抓捕目標之一,她在湖北開著一家皮膚管理店,不僅為顧客進行護膚管理,還隱蔽地給顧客提供玻尿酸、肉毒素等注射服務。周某交代,當顧客提出打針需求時,她才會通過代理要貨。在“黑市”中,無論是玻尿酸還是肉毒素,都可以找到“便宜”的好貨。有些藥品並沒有配備注射器,她就自行購買來源不明的注射器。

收費方面,周某不僅向顧客收藥費,還要收技術費,技術費在500元至1000元不等。但是她這名“施針者”並沒有任何相關資質。周某店裡的主要收入來自這些美容針的銷售,因為利潤高,她已買房買車,還花了幾十萬元去醫院進行整容,將自己整成自己喜歡的模樣。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