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障人士求职遇阻,老观念当纠偏

发布日期:2019-04-15 浏览次数:
视障人士求职遇阻,老观念当纠偏

近日,一名视障人士的求职经历引起媒体关注。他叫郑荣权,是全国第一批、浙江首位使用盲文试卷参加普通高考,并被普通大学录取的盲人大学生。前不久,他报考了南京市盲校的教师岗位,好不容易参加考试渡过重重难关,并且考试排名第一,却因视力达不到公务员体检标准,体检不合格。
 
考试排名第一,却被招聘方拒之门外,类似的新闻并非初现,但此次报道事件稍微有所不同,被拒的是一位视障人士。
 
坦白讲,看到报道的第一印象,总有视障人士遭遇就业歧视的错觉,但细看报道却并非如此。据报道,名字为郑荣权的视障人士在报名之时,其实已被学校告知他上传的报名材料不能通过审核,原因是“体检标准参照《国家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执行”,也就意味着先天视力只有0.05的郑荣权已经不符合报名条件。
 
公布的《2019年江苏南京市教育局直属学校招聘教师公告》中,确有此项内容,说明郑荣权其实是知道自己可能无法通过审核的。这点在其本人向媒体记者的交流中也有言及,“决定要报名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不符合体检条件,但如果我知道我不符合我就不去的话,我就没有可能去任何一个事业单位。无论是什么规定,总得合理吧。”
 
平心而论,招聘方并没有多大过错,学校不过是按章办事、严格审核而已,只不过郑荣权最后会名列榜首,估计是出乎大家意料的事情。而郑荣权也似乎并无多大过错,视障并不意味着就该坐在家里吃喝混日子,在自己能够胜任的工作岗位上自力更生,本该成为社会正能量。
 
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窃以为,还是人才评价的一些老观念在作祟。
 
无需讳言,尽管我国法律明文规定了“不得歧视残疾人”,但现实生活中却绝非如此,残疾人在求职就业、劳动报酬等方面,或多或少会受到影响,残疾等级越高,受到的影响就越大。至少很多人下意识里很难将残疾人与人才画上等号,即使是在此次应聘中证明了自己的郑荣权,恐怕仍旧很难得到公众的普遍认可。
 
衡量人才不会有统一的标准,也不应只有唯一的标尺。视障人士能不能胜任盲校老师,不应让传统观念束缚思想,而应交给学生来评价。至少这样的老师会以感同身受的方式来开展教育,会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作出正面示范,说不定更能赢得学生的支持和喜爱。
 
去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分类推进人才评价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其中对健全教育人才评价体系是这样明确,“坚持分类指导和分层次评价相结合,根据不同类型高校、不同岗位教师的职责特点,分类分层次分学科设置评价内容和评价方式。”这在一定程度上其实已经给包括郑荣权在内的视障人士松开了政策的口子,只不过在当下的社会环境下,要想各地真正敞开视障人士入职教师行业的大门仍任重道远。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