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军人转业当便衣 抓蟊贼轻伤不下火线

发布日期:2019-09-11 浏览次数:

  负伤以后,右手胳膊的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三天以后,张勇杰终于觉得疼痛难忍,他找了个借口给队上请了半天假,自己悄悄跑到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让他一时不能接受:右手第4掌骨近段骨质断裂、骨折,要用石膏至少固定两个月,在此期间,右手尽量避免大运动锻炼。两个月!张勇杰的心中一阵翻腾,这么长的时间不能上街,不能和队友并肩作战一块抓贼。回到单位,思绪万千的张勇杰如实向领导汇报,他没有申请休假养伤,只是向领导提了一个小要求:从上街抓贼的“机动岗”换到坐监控室观看监控比对分析的“研判岗”。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片段,“闲不下来”的张勇杰负伤后坚持不下火线,即使不能上街抓贼,依然会跑到案发区域附近调取监控,用他的左手轻点鼠标,用他老辣独到的双眼寻找监控画面中嫌疑人留下的蛛丝马迹。

  等了一个多小时,张勇杰终于回来了。脸上挂着一丝疲倦却仍然显得神采奕奕,见到记者时,还有一丝腼腆“实在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交谈过程中,张勇杰谈到了他的“警察梦”:2015年从兰州部队转业后就到了曲江派出所,这一干就是将近4年。因为从小心中怀揣着一个“警察梦”,他希望能够穿上警服,当一名抓坏人的英雄。很多人对便衣警察的工作有些雾里看花的“误解”,觉得“苦重、危险、待遇低”,甚至有时候自己的家人也是对他牢骚满腹。远在河南老家的媳妇和正在读小学的儿子,经常是两三个月见不到他,每天只能通过微信视频和他隔着屏幕交流。忙碌一整天,经常是吃饭不规律,晚上一个人躺在单位宿舍里,张勇杰最大的快乐就是和家人微信视频。在视频里,听到儿子又有了新的进步,期中期末考试考了多少分,班里拿了第几名···这些是对张勇杰心里最大的安慰。“我受伤的事情都没敢给媳妇说,她早就对我的工作有抱怨了,不能让她再担心嘛”。张勇杰把最坚毅、最刚强的一面给了外人,而自己胳膊负伤的疼痛,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在他负伤之后,分局领导专程到曲江派出所看望慰问,为他送去了鲜花和鼓励。不管是单位领导还是同事朋友问起,张勇杰总是淡淡一笑“这点伤,真没啥···”甚至面对记者,张勇杰也是不断叮嘱,希望记者尽量淡化他负伤的事情。在他看来,现在的工作就是最大的快乐,每天与战友在一起,充实而满足。

  “只要组织需要我我就愿意一直干下去”。张勇杰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也是他不断贯穿于自身行动的信念。早上四五点钟就和队友们赶赴早市埋伏街头、白天骑着摩托车在辖区重复不断地开展便衣巡逻、晚上在人群密集区域紧盯手机盗窃案件、后半夜又要在砸车玻璃高发区域组织巡防···随着国庆70周年大庆之日临近,为确保辖区社会面的持续稳定,根据公安雁塔分局指示要求,曲江派出所全面推进“飓风行动”开展。抓绺擒贼,群治联防,抓现行,破小案,张勇杰和他的队友们寻踪觅迹,尽心尽力,冲锋在前,不惧危险,无论是上街机动,还是坐班研判,张勇杰都随时待命准备出击。

  没有警察身份,却有着和警察同一样的梦想,张勇杰把这身警服穿在心里,为自己的“警察梦”坚守着,始终未变,也将一直延续。华商网记者 钟梦哲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