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弱济困 民政兜底增进民生福祉

发布日期:2019-09-11 浏览次数:

璧山区璧城街道芋荷社区,老年人在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安享晚年。特约摄影 谢捷 通讯员 曾清龙 摄

石柱县中益乡平坝村便民服务中心,社工陪着当地留守儿童一起画画。记者 崔力 摄

垫江县坪山镇新风村儿童之家,孩子们和志愿者一起猜灯谜。记者 崔力 摄

我市举行洪涝灾害救灾应急演练。(市民政局供图)

重庆凯尔慈佑养老服务中心,行动不便的老人在工作人员陪护下进行康复理疗。记者 齐岚森 摄

  “民政”一词的出现和民政概念,最初发源于唐末,但民政事务却在中华历史上延续了数千年之久,一直可上溯至西周时期调解民事纠纷、救灾救济等“民事”行政管理,从而成为中国最古老的国家行政管理工作。

  70年前,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我国的民政工作进入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西南重镇重庆,也由此拉开了一副波澜壮阔的大爱民政建设发展画卷。

  从流离失所到兜底保障

  “民为邦本,本固邦宁。”这句话体现在重庆的民政工作历史上,尤显突出。

  1950年1月,解放重庆的硝烟刚刚散去一个月,正是百废待兴之时,一块“重庆市人民政府民政局”的牌匾就在满目疮痍中挂了出来。

  “当时的第一任民政局长陈筹,就是由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刘伯承亲自任命的。”一位老民政表示,新政权建立之后民政局是第一批建立的市级部门,凸显了党对民生工作的高度重视。

  新成立的民政局第一件大事就是举行了“杨虎城将军暨被难烈士追悼会”,此后又开展了一系列的民生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1950年3月,新成立的民政局接收原内政部实验救济院和重庆市救济院,合并成立重庆市生产教养院。这也成为人民政府成立后,重庆第一所福利救济性质的政府机构。

  “重庆市生产教养院就是我们重庆第一福利院的前身,70年的变化真如沧海桑田。”重庆市第一福利院院长杨胜普透露,据老一辈的员工回忆,解放初期的福利院只有几间土坯房,但它存在的意义却是让当年因战乱流离失所的百姓,有了一个安身之处,那种心理上的踏实感,无可替代。

  经过不断充实干部,新成立的民政局到了1950年10月,机构调整为5科1室,即社会科、行政科、优抚科、总务科、人事科和秘书室,全局干部人数65人。

  70年栉风沐雨,70年风雨历程。如今的重庆市民政局,经过长期发展,内设机构已经增加到了14个,直属单位也已达到15个,涵盖了民生领域的方方面面。

  如今,重庆共有23.18万名扶贫对象纳入低保,他们不用再为温饱犯愁;160余万名贫困人口纳入医疗救助,他们不用再为生病而为难。与此同时,还有1.1万名扶贫对象纳入特困供养,2.57万户次贫困对象享受临时救助。

  “去年我市全年发放特困供养金16.49亿元,保障特困对象18.54万人;全年支出临时救助资金5.3亿元,救助困难群众19.66万人次。”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经过70年的发展,重庆的民政工作早已不是停留在救济救助的层面,而是在脱贫攻坚兜底保障方面大跨步前进。

  从第一家“生产教养院”到全市拥有1403个养老机构

  “我们院就是重庆第一家养老院,尽管那个时候的服务对象,还不仅仅只是老人。”杨胜普表示,解放初期合并而来的重庆市生产教养院,分别按老人、儿童、游乞、残疾人等收容对象,设立安老、育幼、少年、习艺、残废教养5个所,同时设卫生股、医务所,配备一定数量的医护人员。

  这种“收容”性质明显的福利机构,在建国之初对稳定社会起到了极大作用。但随着经济社会发展,这种单一的职能逐渐面临着诸多考验。

  1979年8月,经历了多次更名后,重庆市生产教养院最终定名为“重庆市第一社会福利院”,明确了社会福利事业性质,主要负责全市城镇“三无”老人收养工作。贯彻“以养为主”方针有新突破,尊重老人意愿,赋予老人更多的自主权。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