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孩政策放开后 如何缓解“入托难”

发布日期:2019-03-10 浏览次数:
二孩政策放开后 如何缓解“入托难”

随着“二孩”政策的开放,“入托难”“入托贵”成了亟待解决的一个问题。如何更好实现“幼有所育”?

今年30岁的长兴市民李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一个三岁多,一个才满月。李丹夫妻俩都有自己的工作。最近,为了大女儿上托儿所,一家人跑了不少早教机构。

长兴市民李丹说:“有些贵一点的要三四千一个月,我觉得在经济压力上还是挺有压力的,那么另外一些费用是比较低的,卫生状况比较堪忧,所以选择来选择去也选择不好。”

记者走访发现,当地早教托班机构的均价每个月2000元左右,贵一些的每个月更是高达3500元。即使价格不菲,还是供不应求。这家早教机构,仅设置了4个班级60个名额,想带着孩子往里进的家长却是“挤破了脑袋”。

运动宝贝早教中心园长沈捷说:“由于场地有限,所以我们也要保证每个班的质量不会多加人数。”

好的托育、早教机构门槛高、门难进,而一般机构又担心资质不全,缺乏监管。这样的现状让不少家长犯了愁。

长兴市民周女士说:“像那种差一点的,都不放心送过去的。”

长兴市民陈先生说:“总是担心我的孩子如果放进去啊,食品方面得不到一些保障,从我们家长的角度更希望我们能够政府出面来兴办这样的教育机构。”

如何解决入托难、入托贵的问题,让孩子家长少一点烦恼?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快发展多种形式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服务机构。对此,代表委员们,都有什么好建议?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婴幼儿托育问题成为不少女代表、女委员讨论的热点。来自基层社区的柯建华代表,带来了两份关于0-3岁托育服务的建议。她认为,政府应该通过政策补贴、减免税收、提供场地等多种方式,鼓励各类主体进入托育服务,缓解供需矛盾,减轻家庭育儿负担。

全国人大代表柯建华说:“加大政策的扶持力度,让更多机构有更好的服务内容,一个可以市场化,还有一个可以政府来主导,比如说幼儿园可以加设小小班,由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情。”

来自全国妇联的邓丽代表认为,国家要加强顶层设计,建立托育服务行业标准体系、评估考核机制,有序推进托育服务事业健康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邓丽说:“首当其冲,是政府要尽快明确一个牵头单位,应该把我们未来发展的规划,这个行业发展的标准,这个行业整体的队伍建设,有关部门如何给予支持指导,社会力量如何参与,都能够一一加以规范。”

全国政协委员许亚南说:“怎么样应对全国二孩以后的婴幼儿托育0到3岁的幼儿教育,包括接下来不久的小学教育配置,这些都要至少提前三五年的提前量来考虑。”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