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呼唤哲学社会科学新作为

发布日期:2019-03-13 浏览次数:
新时代呼唤哲学社会科学新作为

  总书记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的文化艺术界、社会科学界委员时的重要讲话,与2016年5月17日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紧密衔接,深刻揭示了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应有的使命担当,深切表达了党和国家对哲学社会科学界的殷殷期盼与厚重嘱托。坚持与时代同步伐,为新时代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培根铸魂,是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的神圣职责。

 

  与时代同行

  时代是思想之母。与时代同行,是哲学社会科学的生命活力所系。“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文艺如此,学术亦然。唯有踏合时代的节拍、因应时代的变化、把切时代的需求、应答时代的发问,哲学社会科学才能与不竭的源头活水相贯通,才能有常新常青的精彩。正因如此,马克思将“真正的哲学”称之为“时代精神的精华”,“不仅从内部即就其内容来说,而且从外部即就其表现来说,都要和自己时代的现实世界接触并相互作用”。游离于时代、落伍于时代,哲学社会科学便无以兴盛,更无以为用。

  与时代同步伐,最根本处在于对时代问题的准确把握与自觉回应。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它表现自己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也是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有所创见、有所新获的起点。哲学社会科学史上那些至今引人反复研读的名篇巨制,哪一个是游离于时代的喃喃自语呢?它们无一不因其对所处时代重要问题的精深省思、不懈求解而跨越时空、生辉流誉。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能够永葆青春,也正在于其与时俱进的鲜明理论品性,其对时代发展新课题永不停顿的敏锐关注和创造性探索。一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就是马克思恩格斯以及他们的后继者们不断根据时代、实践、认识发展而发展的历史,就是一部在书写时代答卷中与时俱进的理论创新史。

  经过长期奋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是一个来之不易的时代,也是一个风云际会的时代;是一个回首令人动容,展望催人趋赴的时代,也是一个吸引世人越来越多眼光的时代。对于哲学社会科学发展而言,这是一个提供了空前丰富素材与题材、空前复杂命题与试题、空前广阔机遇与空间的时代。记录、书写、讴歌我们的民族开创这一时代的百折不回和雄奇壮丽,揭示并讲清楚我们的民族实现历史性变革、取得历史性成就的中国智慧中国逻辑,生于斯时、历于斯世的当代中国学人最有资格,也最有责任。与此同时,“新时代”之谓,表明了我们的发展所处的新阶段,也提示着我们的奋斗所处的新境遇。在新的发展进程中,我们面对着复杂交织的新题和难题、各种各样的中国问题与全球问题。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书记曾接连用五个“面对”、五个“如何”、五个“迫切需要”,高度凝练地提出了哲学社会科学应当关注和研究的一系列重大课题。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同志曾批评过一种现象:“有相当一部分理论工作者,对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实践中提出的种种重大的理论问题缺乏兴趣,不愿意对现实问题进行调查和研究,表示要同现实保持距离,免得犯错误,或者认为没有学术价值。”客观而言,这种现象,于今仍不乏存在。称职的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绝非空头的评论家,更非袖手的旁观者。哲学社会科学与新时代同步伐,就是要求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趋时必果、乘机无怯,记录新时代、书写新时代、讴歌新时代、研究新时代。唯此,哲学社会科学才能为中华民族走向复兴的新奋进提供思想的启迪、知识的武装、精神的激励。

 

  发时代先声

  发时代先声,对于哲学社会科学而言,就是要拿出原创性和引领性的成果,推动思想进程,引领时代发展。发出时代的先声,是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责任和使命,也是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应有的自信和勇气。一方面,一个国家和民族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高度,不是由其论著的厚薄累成的,而是由其原创性、引领性成果的多寡标示的。哲学社会科学乃至文化强国之强,奠基于原创性和引领性成果的繁富。另一方面,“历史是不能靠公式来创造的”。当代中国的伟大社会变革,不是简单延续我国历史文化的母版,不是简单套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设想的模板,不是其他国家社会主义实践的再版,也不是国外现代化发展的翻版,不可能找到现成的教科书。在这里,一切刻舟求剑、照猫画虎、生搬硬套、依样画葫芦的做法都是无济于事的。独创性的实践要求中国人自己写出原创性的教科书,也为写出原创性的教科书积累了丰富深刻、独一无二的实践经验。增进创新的勇气、形成原创的成果、发出时代的先声,我们才能不辜负这个时代。

  发出时代的先声,前提在于放开胸襟、广纳博收。不立于人类思想智慧的高处,不系统考察历史上各种曾经的时代先声,不可能发出新时代的学术先声。哲学社会科学的现实形态,是古往今来各种知识、观念、理论、方法等融通生成的结果。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深刻揭示了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中继承、借鉴与创新发展之间的内在关系,为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提供了方法论的指导。当代中国的发展进步包括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进步,与我们对本民族文化传统、对域外文明的正视与汲纳是分不开的。回望改革开放以来的历程,不难发现,我们正是在打开国门中,赶上了时代。新时代的我们,拥有了更充沛的自信,但不能因而自负、自闭,而是要有更大的博采中外、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从容和努力。

  发出时代的先声,关键在有会通超胜的自觉追求。不忘本来、吸收外来,为的是更好立足当下、面向未来。站在新时代的起点上,我们既要勇于执守、善于吸收,同样要敢于超越。满足于止步已有的思想资源,最多只是“融”而非“通”,最终只能“随人作计终后人”,无以形成具有自己原创性的成果、确立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特色和优势。在对域外文明和历史传统的采借中,如若失去当下自我的主体性,陷入“以洋为尊”“以洋为美”“唯洋是从”的迷局,淡忘“以古人之规矩,开自己之生面”的古训,不仅原创性无从谈起,也解决不了我们当下的实际问题。对待马克思主义,我们同样也要有科学的态度。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马克思主义并没有结束真理,而是开辟了通向真理的道路。“只有不可救药的书呆子,才会单靠引证马克思关于另一历史时代的某一论述,来解决当前发生的独特而复杂的问题”。发展新时代的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需要我们在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同时,立足时代特点,守正出新,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为发展马克思主义作出中国的原创性贡献。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