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在商贸古道上的行走

发布日期:2018-12-05 浏览次数:


古人在商贸古道上的行走

丝绸之路是古代沟通中国和中亚、西亚、印度以及欧洲的友谊之路。自张骞通西域后,东来西往的中外使节、商客和僧侣在这条商贸古道上行走的人数更多。汉籍史书对此曾有“驰命走驿,不绝于时月”,“商胡贩客,相望于道”的记载。

今天,当我们遥想“无数铃声遥过碛,应驮白练到安西”的盛况,总不由得陶醉于那屹立在沙漠之中、古河道旁、崇山峻岭之间的古城、古烽燧、古驿站,耳边仿佛传来阵阵驼铃……而实际上,穿行丝绸之路所要经历的艰难险阻,是外人难以想象的,唯有那散落于丝路沿途的皑皑白骨,才能向我们诉说无尽的艰辛。丝路的漫漫征途,山川耸立、流沙横卧、冰峰隔阻,种种严峻的地理条件和气候条件,虽未能使人们却步,却曾令许多人在攀登的路上,万念俱灰地饮泣而去。

在葱岭的南端,山路崎岖,气候恶劣,空气稀薄,行人往往会因此而呼吸困难,头痛呕吐以致身亡。历史上关于葱岭有这样的记载“葱岭冬夏有雪,又有毒龙,若失其意,则吐毒风,雨雪,飞沙砾石,遇此难者,万无一全”。有的地方山谷峻峭,怪石突兀,谷深莫测。行人只能互相扶持,步步为营,或用绳索援引,通行十分艰难。在沙漠中经常会遇到狂风和沙暴,人们刚刚修筑出来的道路,瞬息之间,便被流沙和风暴掩盖殆尽。

为求佛法而入天竺的法显,曾这样记载了行程的艰难:“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则皆死,无一全者。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欲求度处,则奠知所拟,唯以死人枯骨为标识耳”。那些散落于路上的死去者的枯骨,无论是动物的,或是人类的,都已成为丝路沿途的标识,成为丝路留痕。可以想见,丝路的旅行,是冒着生命危险出生入死的旅程。能幸运地、平安无事地完成横穿丝绸之路固然令人佩服,而长眠于丝路上而今已化作皑皑枯骨的行人,也同样令人敬佩。丝绸之路上的旅人们是人类史上最初的探险者和不同国别、族别、文化背景间进行交往的友好使者。让我们追索旅人的足迹,了解一下当年行走在丝绸之路上的形形色色的人们:有按照帝王的命令而走遍丝绸之路的张骞、耶律楚材、长春真人等。

有出征的军人,如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和亚历山大的东征军、汉武帝的大将军李广利、唐朝的高仙芝和成吉思汗的西征军、以及伊斯兰时代初期的阿拉伯军队等。有被遣送往来的妇女们,如下嫁到匈奴主那里去的王昭君,被送往乌孙王那里去的刘细君等;还有万里迢迢来到长安城的各酒肆歌坊中的金发碧眼皮肤白皙的西域胡姬们。有被宗教热情所驱使而西行的,以法显和玄奘为首的人竺僧侣,有琐罗亚斯德教、摩尼教、景教等的传教士们。有汉人、维吾尔人、粟特人、印度人、伊朗人和阿拉伯人等各式各样的商人。可以说,正是由于他们热衷于买卖牟利,才出现了丝绸之路的繁荣。有活跃在科学、音乐、戏剧、美术、工艺等交流上的学者、美术家、技术工作者等等,如斯文赫定、斯坦因、普尔热瓦尔斯基、伯希和、大谷探险队等。

丝路沿途的人们都仰赖着这条商贸大道,从事各种商业贸易活动,发展本国和本民族的经济。经济的交流,必然导致文化上的沟通,各国在文化交流的过程中,在互相推出自己的民族文化的同时,也汲取了许多外来文化的精粹,从而创造了自己的历史文明。

这条古代的丝绸之路,是古代中西关系史上光辉的一页。它凝结着中国人民和亚、非、欧三大洲人民的千古友谊,不断增进各国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和日益加深的联系,对人类文明的发展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