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颠覆叛逆到全民娱乐

发布日期:2019-01-07 浏览次数:
从颠覆叛逆到全民娱乐

2018年12月31日晚,中国传媒大学举办了一场跨年直播公开课“见证:文化40年”。公开课持续了三个半小时,主讲人是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院长、文化和旅游部文化产业专家委员会主任范周教授。以1978年为起点,每十年为一个节点,范周聚焦时代发展背景下的文化消费行为,结合社会经济发展的宏观背景,以亲历者的视角探寻了40年来中国文化消费的嬗变。

 

 

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院长、文化和旅游部文化产业专家委员会主任范周

 

 

 

叛逆与反思:大众文化的萌芽

 

 

新中国的大众文化始于1978年的改革开放。在此之前,中国长期处于计划经济的时代,对于“消费”没有任何概念,“享受”也不是被主流倡导的理念。改革开放不仅解开了经济发展的桎梏,也为普通人第一次接触大众文化提供了契机。

 

知识分子在旧时代常被称作“臭老九”,“老九”的说法来自元代统治者对社会阶层的划分,人分九等,第八是娼妓,最末才是读书人,由此可见改革开放之前的知识分子是多么不被社会所容。邓小平在1978年春天的全国科技大会上首次肯认了知识分子的价值,“知识分子也是工人阶级的一分子”,这才迎来了文学界乃至整个文化界的春天。

 

大众文化的萌发首先来自于文学界。以卢新华小说《伤痕》命名的“伤痕文学”和同期刘心武的小说《班主任》一道开启了新时期文学最初的征程。抚平伤痕的同时也是反思时代的弊病。

 

木心说,凡是伟大的,都是叛逆的。“朦胧诗派”以及舒婷、北岛、顾城、海子等一批八十年代青年诗人创作了大量“叛逆”精神的诗歌,一时全国兴起了“诗歌热”。在这个大环境下,文学刊物成为了时代精神的载体,《人民文学》、《收获》、《读者文摘》进入了寻常百姓的家中。

 

在电影界,《牧马人》《苦恼人的笑》《人到中年》等反思性的电影,都用强烈的义愤和鲜明的爱憎直面人生。《庐山恋》首次拍摄接吻镜头,打破了中国电影的禁忌。中外合作的《末代皇帝》囊括了海外的多项电影大奖。

 

从英雄主义走向现实主义,是八十年代初文艺作品和大众文化的普遍倾向。罗中立的《父亲》、高小华的《为什么》等“伤痕美术”抛弃了运动时期宣传画中脸谱化的英雄形象,转而关注日常生活中的普通人。

 

流行音乐刚开始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还被认为是“毒草”、“猛兽”。范周回忆道,当时还有明文规定“不允许三位流行歌手同台表演”。等到1986年5月,百名华语歌星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合唱《让世界充满爱》。两年后,《人民日报》发文讨论崔健和摇滚热现象,甚至还破天荒地附上了《一无所有》的歌谱,这短短几年时间就彻底地颠覆了人民以前对大众文化的认知。

更多相关文章